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的博客

即便爱是伤害,我也不会后悔!

 
 
 

日志

 
 

九頂,山花怒放時  

2007-07-18 15:03:08|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頂,山花怒放時

 陽光明媚的七月,我們踏上了九頂山觀花的旅途。我是參加在517看到璐璐組織的團隊。隊友一共27人,從成都出發,過都江堰,沿著紫坪埔水庫上行,經映秀,汶川,歷經5個多小時,終於在深夜2點半左右抵達目的地---茂縣安鄉五組。大隊人馬抵達後就忙著找地方睡覺,一時間還熱鬧非凡,找房間的找房間,睡沙發的睡沙發,打地鋪的打地鋪,領隊忙著統計馬匹的數量,呵呵,一片忙碌景象。

 清晨6點多,第一隊人馬就急忙上路了(他們打算直接到太子城)。而我們還是睡眼惺忪熬到7點過才起來。整個村落好象突然熱鬧起來,到處都是到山頂看花的驢子們,騎馬的,徒步的,負重的,三三兩兩或四五成群。村落不大,沿坡而建,低低矮矮的土牆,深深淺淺的泥巴路。兩邊滿是果樹,蘋果樹,核桃樹,把枝頭壓得低低的,還有村民吆喝著買水果,那時候還想怎麼可能背那麼重的水果上山啊?結果到後來才知道這樣的想法是多麼的錯誤!以至於在路途中,1/4個梨子都成了珍貴的東西了!這個時候太陽已經出來,不過光線並不強烈,樹林間,草地上,都是暖暖的一片。我們沿著崎嶇蜿蜒的山路上行,所謂的山路也就是馬道,不過路上礫石到很少,走在上面腳也不算痛。往回看,一路上全是上行的人,還真有點搜山掃蕩的感覺。感覺上九頂的路是坡陡路短,沒有多久我就開始出汗喘氣了。大約走了40分鐘左右,剛上一個坡,眼前豁然開朗,我們到了一個寬闊的平壩上----青龍坪。青龍坪是位於群山之間一個平坦的草地,三面被山相擁,一面是坡。坪上有幾間房屋,大概是用作當地人牧馬的臨時住所或驢子們露營用的吧,草地上幾匹馬在那裏悠閒吃著草,一點不為我們這些外人所打擾,悠然自得。四周青草叢叢,有的地方可以達到小腿部分了,從這裏就可以看見滿坡的野花了,在陽光下搖曳著自己的身姿。這個時候青龍坪已經聚集了很多驢子了,這裏是九頂山第一營地,大家都在這裏略做休息調整。不過我到很奇怪,這裏距離山腳不遠啊?要是在這裏紮營和在嚮導家住有什麼區別呢?還不是一樣要爬很多山路才能到頂?這個時候太陽已經升起來了,陽光熱烈烈地照在大地上,四周都明亮亮的,天空特別藍,特別乾淨,抬頭看去,白色的雲朵好象厚厚軟軟的棉花一樣。往回瞧,對面半山上雲霧嫋繞,連綿起伏的群山一直延續到天邊,山色由碧漸黛,漸漸淡去,非常美麗!

 從青龍坪繼續往上,沒多久就到了夫妻樹景區。這裏是一片平緩的斜坡,左後方是一座峻峭雄偉的山峰,山頂裸露著青色的石頭,在陽光照射下發著光。嚮導給我們說那裏就是九頂山,咦?那我們現在爬的山是。。。。。?而右前方遠處也是瓦狀的山峰,連綿不絕擋在我們面前,好象千軍萬馬要阻止我們前進的路。嚮導說太子城就在那些山峰的後面,我似乎能看見山間蜿蜒的羊腸小徑,不知道第一隊的隊友是不是已經踏上了登頂的路呢?這裏是樹與花的交融,各種形態各異的樹伸展著自己的身軀,盤根錯節,茂密的樹冠就像頂寬大的帽子。夫妻樹得名是因為兩個樹交織在一起,互相依靠互相包容,就如同倆夫妻一樣相依相偎。人真的富有想像力,這麼一看到還真的有幾分相似了。我突然想起了一首歌“ 山中只見藤纏樹 ,世上哪見樹纏藤 ?青藤若是不纏樹 ,枉過一春又一春。連就連!我倆結交訂百年 ,哪個九十七歲死 ,奈何橋上等三年!”除了樹,那就還要去看看那漫山遍野的野花了!而滿坡的野花綻放在樹林間,紅色,紫色,黃色,藍色,白色,在陽光下散發著各色的光芒。那一團團,一簇簇,一片片的野花,就如同灑落在草地上的五彩珍珠。山風掠過,那些花兒就婀娜地搖擺著身體,在陽光下歡樂地笑著……我們在花叢間穿梭著,跳躍著,欣賞著眼前的風景.有的人或坐或臥,真想就這樣一直坐在山坡上,靜靜地看藍天,白雲,遠處的山,近處的花……

 從夫妻樹到瀝瀝坡是一段曲折艱辛的山路。我們行走在茂密的原始森林裏面。因為頭一天才下了場雨,所以山路就特別的泥濘,尤其有一段路,幾乎就是踩在稀泥裏前進的。樹木遮天蔽日,陽光穿過林梢灑落斑駁的光影。路陡坡短,有時候幾乎就是直線上升,還真的費了不少體力。不過,這還不是最辛苦的地方!九頂山水源並不豐富,對於我這個水驢子來說,那就更是一種痛苦了,出發前帶了一大瓶礦泉水和一水壺的開水,已經喝得要見底了,而一路走來又沒有什麼可以溪流可以取水,那種乾渴真的是讓人難忘。從嚮導到這裏,只有青龍坪有水源,但已經錯過。而現在走的一截路有個地方叫“一碗水”,說是一個水源,還不如說是一處土凹凹,有一點點水從地下冒出來,要用水壺接是不可能的了,水又渾又暗,江南還是匍匐著喝了一點點。而往下的走的路上,水源几乎成了我一种期盼了!

 到瀝瀝坡已經是中午12點半左右。早就聽說過瀝瀝坡,在網上看其他朋友遊記的時候說瀝瀝坡是去九頂的路上最辛苦的一段,坡長而且陡峭,還有一種稱呼叫“驢驢爬”,你可以想像就連最能吃苦耐勞的驢都要慢慢爬上去,可見是多麼的艱苦!放眼望去,果然名不虛傳!那該是一塊怎樣的斜坡啊?大概有45度左右的斜角吧(本人對度數不是很精准哈),從左上角一直滑到右下角,我們剛好是從坡的一般開始往坡頂上行。阳光为山坡披上了金色的衣裳,整個一片山坡覆蓋著碧綠的草和五顏六色的野花,就似塊厚厚的綠絨絨的地毯,從山頂很隨意地鋪開了,一直延伸到山腳。就好象是一幅色塊大膽鮮明的油畫,那麼明亮的藍色,白色和綠色,隨意的幾筆,美麗的山巒就呈現在我們眼前了。我們稍做休息儲備體力,有的驢友已經爬坡了。褐色的山路被各色的衣服連成了斷斷續續的一條線。山路依舊蜿蜒,我們走走停停。山巒隨著我們前進漸高而變換著角度。向坡頂望去,朗朗晴空,天藍得那麼的乾淨,時而還飄過幾朵白雲。那些色彩斑斕的野花,仿佛是綴在草地上閃耀的漫天繁星,編織著漂亮的圖案。而碧柔的草地,這時候又恰似一條粉綠色的披肩,被上帝不經意地搭在山坡上,勾勒出優美的弧線。山勢越來越高,往遠出看去,白雲像棉花般堆積在一起,巍峨的群山蜒綿到天際,峰巒疊嶂,真有點“會當臨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感覺。我們邊走邊拍,身邊不時有驢友和馬幫經過。這個時候我們已經極度缺水了,而瀝瀝坡還僅僅爬了一半,我的天啊!我幾乎都要崩潰,到不是因為累的登不了而是因為口渴難耐,我們在這個時候又錯過了唯一一次補給供水的機會,根據後來馬夫介紹在瀝瀝坡中途還有一個小小的水凹可以接水!我的天啊!為什麼我們的嚮導不給我們說呢?正當絕望的時候,恰巧月牙兒一隊的女孩子分了1/4個梨子給我,那滋味真的叫我難忘!登瀝瀝坡我們幾乎用了一個半多小時,到了埡口的時候已經是筋疲力盡了!

 都說最美麗的風景就是在最艱辛的跋涉以後!我看這點不假。翻過瀝瀝坡就是石門檻。到石門檻一看,我想任何人都只有一聲驚呼“太美了!”來表達自己的感受吧。漫山遍野的野花迎面撲來,搶奪你的視線。我們根本沒考慮剛才上坡的勞累就一下子紮進了花海。這是哪里啊?頭頂是花,腳下是花,左右都是花,我們就這樣被鮮花肆意著擁簇著,包圍著。江南已經迫不及待地拍照了,而月牙兒也忙著做各種POSE造型“引領風騷”。這裏是一處平緩的山坳,就好像鑲嵌在山間的綠翡翠。往遠出看那花是一片片一團團連成一起,是繽紛耀眼的色帶,近處那花一朵朵亭亭玉立像舞動的精靈。如果說瀝瀝坡是色塊組合的油畫,那石門檻就是絕美的水彩畫,每一處都是那麼的精緻靈秀。藍天,白雲,綠草,野花,鳥鳴,馬跑。而眼前色彩是那樣絢麗,藍得明亮,黃得奪目,紅得鮮豔,紫得妖嬈,白得燦爛,綠得碧油,我好想躺在草地裏,什麼都不用想不用思考,讓太陽暖暖照在身上,然後睡去。

 在石門檻停留了很長時間以後,我和江南,月牙兒才慢悠悠地繼續上路。從石門檻到雞爪棚的路要好走的多了,不再是泥濘的泥巴路或陡峭的坡路。

 一路的風景就是一幅幅畫,慢慢展現在我們面前。夫妻樹滿坡的野花還是幅小品風景,那石門檻就算得上是中幅花鳥了。那麼眼前呢?當我們行至雞爪棚的時候,呈現在我們眼前的是恢弘大氣的巨幅畫章。視野是如此的開闊,連綿起伏的群山從腳底下伸延開來,山巒高高低低由綠漸碧,再漸青漸黛一直延續到天邊,而滿坡的綠草就如同輕盈華美的綢緞鋪在上面,山巒就顯得那麼秀美了。滿山都是黃色的野花,就像是在華服上綴滿了黃色的寶石,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發亮。

 黑龍池是鑲嵌在山顛的一顆深邃的明珠。我們到達埡口的時候,天空突然陰沉起來,雲霧遮住了太陽,而黑龍池發著幽深閃爍的光。湖面靜若明鏡,山風吹過,湖面蕩起層層漣漪。湖面不大,呈卵石狀。我們沿著湖邊往露營地走去,陽光時而穿過雲層灑落在湖面上,湖面就亮出金子般的光芒;時而又隱藏在雲霧之中,湖面馬上收斂起明媚的面容。湖水倒影著四周的山色和天邊的雲彩,深色的湖面就顯得生動起來了,那蕩漾的湖面就像流動的山,流動的雲。湖底有淺淺的水草隨波逐流,後來聽說湖裏還有娃娃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到了露營地的時候已經腰酸腿疼了,休息了一會就開始搭帳篷。一下子,碧綠的草地上冒出了許多五顏六色的大“蘑菇”,篝火也燃起來了,嫋嫋炊煙升上天空。陽光不在那麼炙烈,太陽慢慢西沉。(可惜啊,日落的美景我沒有看到,已經和周公聊天去了)

 淩晨6:20,我是被露露和宋濤給吵醒了!昨天一夜好夢,根據野史記載我居然能在海拔3800米的地方睡覺打呼嚕了!迷迷糊糊昨天聽見有人在唱歌,不知道有沒有把高原上的狼給召來?鑽出帳篷,我的天啊!一股寒風就向我襲來!風呼呼地在耳邊吹過,不禁打了個冷顫。早晨的空氣清新而涼爽,深深地吸了一口起,空氣裏彌漫著草地濕潤芳香的氣息。太陽還沒有出來,但天邊那一抹雲彩已經露出淡淡的玫瑰紅,而兩旁的堆積的雲層發著亮麗的藍紫色。湖面平靜依舊,宛若沉睡中的美人,讓人不忍心去驚動。天空淡藍的,雲也很祥和平靜地掛在空中,湖面倒影著天空呈現出美麗的寶石藍,這時候的黑龍池就好象一個還沒開發的藍翡翠,發著深幽的光芒。兩邊的山巒只有深深的黑色的山影,如同身著黑甲的武士默默地守護著熟睡中的美人。我沿著山坡走上去,東邊天際的那抹紅雲越來越明顯了,陽光透過厚厚的雲帳映紅了更多的雲彩,往山下看去,層層雲海湧到了山腰,仿佛系在青山上的一條白色的哈達。雲滿滿向上散開,雲霧嫋繞。再等片刻,玫瑰紅色的雲彩越來越明亮,而原本還模糊的山峰也突兀地顯現出來了,天頂的雲越積越厚,陽光就在雲層的夾縫中射出亮麗的光芒,而周遍的雲彩也映照的金燦燦的,太陽慢慢得露出了頭。但是,雲層還是那麼厚,仿佛要壓著太陽不要出來,山腳下的雲霧蕩漾的很快,瞬息間就湧到了山頭並倒流下來。雲還是把陽光遮住了,太陽無奈地隱藏在雲層背後,四周又變得朦朧起來。雲霧一下子就統治了山頭,吞噬了四周,那些玫瑰紅,寶石藍都統統地消逝在白色的雲霧之中,剛才還清晰可見的山巒,湖面轉眼間都被籠罩在飄渺的紗中,讓人辨不清方向。天色還是逐漸亮了起來,隊友陸陸續續都起床了,用過早餐,我們準備往白龍池進發。

 下山的路並不輕鬆,從黑龍池到白龍池,我們要穿過一片茂密的杜鵑林。蕩劍氏,航海日誌,飛哥飛嫂,我和江南走在前面。我們幾乎是在一種垂直速降的狀態下下行的,而杜鵑林的馬道異常辛苦。因為前幾天才下了場雨,本來就不好的路就更是泥濘不堪,我們深一腳淺一步地向下走,杜鵑樹盤根錯街阻撓著我們的去路,有時候不小心就是一交,弄得滿褲腿的泥。早上在樹林裏穿行並不熱,但深深淺淺的爛泥路可是把我們折騰得夠戧。大約1個多小時,我們就到了白龍池。

 白龍池比黑龍池要小得很多,據蕩劍氏講現在的池水已經是去年的一半了。可惜啊,那麼美麗的一泓湖水。雲霧中的白龍池靜謐清涼,就像是位羞澀的少女。從上往下看去,湖邊鬱鬱蔥蔥的樹林就是她翠綠的發簪;雲霧纏繞在半山,穿行在林間,仿佛是一條柔美淡雅的披肩;

青青的湖水仿若她梳妝的鏡子,清風掠過,波光粼粼,片片漣漪,又似她撒下了萬千顆玻璃珠子。湖四周都是綠綠的草地,盛開著各色的鮮花,就如同她美麗的百摺裙被繡上了彩色的花邊。湖邊盛開最多的是一種紫紅色的花,一片片就像塊鋪在大地上的紅雲。 雲霧忽隱忽現,四周都是潤潤的,那些花和草就變得更靈氣了,風一過,就像是在綠色舞臺上跳舞的精靈。

 

 蕩劍,航海日誌和飛哥飛嫂在白龍池沒有停留多久,而我和江南一路瘋狂拍照。從白龍池到嚮導家都是下山路了,除了滿坡的野花之外,有一處地方全是高高矮矮的野薔薇樹,有的樹高4-5米,每棵樹都綻放著粉紅,桃紅或淺紅的花朵。最有意思的還是路上遇見的一條黑狗,我們把它叫“旺財”。清晨我在黑龍池的時候 看見過旺財,當時還以為是哪個嚮導的狗,可是沒有想到下山到半路的時候它獨自[跑了下來,然後一路就跟著我們。它好象是專門為我們引路一樣,當我們休息或停下來拍照的時候,它就會在轉角處,下坡出停下來等我們,如果時間長了還會折返回來找我們,好象在催促我們快點下山。如果我們繼續走,旺財就跑前跑後,非常高興的樣子。奇怪的,當地人或騎馬的驢友經過它的時候,它絲毫不為所動,依舊跟著我們前進,等快到村口的時候它才離我們而去,為我們的旅途增添了不少的樂趣。

 整個九頂之行結束了,現在我已經回到成都在電腦旁回味著那滿山遍野燦爛的野花,欣賞著其他驢友精美的圖片。我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重新再踏上九頂的旅程,不過我相信,只要擁有快樂的心情,無論哪里都有最美的風景。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