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陶的博客

即便爱是伤害,我也不会后悔!

 
 
 

日志

 
 

雪山、紅葉、瓦走魚海子  

2007-10-23 14:22:33|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連續快一個月的陰雨天氣,真的要讓人身上起黴灰灰了!本來以為到九寨去一趟,可以遇到一個豔陽天,可是老天爺就是故意裝怪羞澀,一會兒出來露個臉,一會兒又躲到雲層裏去了。眼看著紅葉季節馬上就要過去,怎麼還沒有隊伍收納我呢?正是在心猿意馬乾著急的時候,月牙兒MM還是多梗直地在QQ裏問我,去不去魚海子看紅葉嘛?“魚海子在哪里哦?”馬上一個網址就發了過來,原來就在理縣附近,據野史記載是一位高僧在很高很高的山上一個海子裏放生了很多魚,結果那些魚魚就肆無忌憚地繁殖開了,成了滿海子都是魚,故名魚海子。“那怎麼走呢?是全負重還是租馬馱?”等了N小時以後,一條醒目的短消息出現在我的手機上“全負重,最多六小時就到了!”。想想自己也出去那麼多次了,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時間啊,是那麼的緊迫,我連仔細想的機會都沒有,就答應啦。週五晚上6點鐘從成都出發,我下午三點才溜回家裏整理行李,買東西,急急忙忙地就出發了。

 

總共5男4女就趁著夜色上了輛金杯車,在夜幕降臨之前駛離了成都,閃爍霓虹的繁華都市被我們拋在了腦後。一路上歡歌笑語,為了能提前減負,我們豪不猶豫地奉獻出了自己的口糧,美味的鹵牛肉,麻辣的雞翅膀,香脆的油炸花生米等等,月牙兒給我說僅僅需要帶2頓路餐就可以了,唉,此時不享用更待何時呢?逆著岷江而上,車在汶川縣輕捷地左轉,沿著雜穀腦河而行,淩晨12點,我們到達嚮導家。我們住在領隊“剛果難民”的乾媽家裏,簡直就是一個戶外俱樂部,牆上貼滿了各種各樣的照片,旗幟,唉!真的佩服那些強驢子啊。用過簡單的晚餐我們早早休息,明天還要起早呢。

 (嚮導家牆上貼滿了各種照片,看得都讓人心動) 

早上6點鐘,我們還是睡眼惺忪地就被喊起來了。嚮導很輕鬆地告訴我們“估計山上的雪已經沒了小腿肚了”!我一陣暈眩沒回過神來,啊?不是來看紅葉的嗎?怎麼雪都已經那麼大了?出發前我猶豫半天還是放棄的雪套突然之間成了我最思念的裝備了;還有我那雙飽經滄桑的鞋子,不知道能不能熬過雪山關口?我堅持著吃完了早餐,管他的!上路了,大約半小時左右,我們就到了溝口。我完全還處於半睡眠狀態,儘管已經全副武裝,但思想上和精神上還沒和組織完全統一,還依依不捨地和周公做最後的告別,然後在晨霧中踏上了行程。清晨的溝口還被一層霧氣籠罩著,四周仿佛都凝結著白色的水珠,周圍的山和樹林都在雲霧中若隱若現。空氣都是清涼的,除了旁邊嘩啦啦的溪水聲,我們就一頭鑽進了一片寂靜的世界裏。我們沿著一條小河向上而行,陽光水手一直走在隊伍的前面,而幾位集美麗與智慧於一身的MM們,包括月牙兒,小俊,珍珍,丁丁就像四隻唧唧喳喳快樂的小鳥穿梭在林間,婀娜多姿地做著各種“驚世駭俗”的姿勢。我和土豆,還有木哥慢慢地在後面跟著,嘩嘩的流水聲幾乎淹沒了我們喘氣的聲音,雖然山風陣陣,但沒有多久我們已經是大汗淋漓,而難民居然說沒有任何反應,我心頭大汗!天陰沉沉的,沒有一絲絲陽光的溫暖,雲霧就飄蕩在我們頭頂,仿佛我們走進了神秘飄忽的迷境之中。而樹林也變得陰暗起來,暗綠色,深紅色,褐黃色的樹葉兒編織成一張天網,壓在我們上面;地面滿是枯葉厚厚地堆積著,腳踩下去發著沙沙的聲音,有的甚至已經腐爛成泥了。路邊隨處可見橫七豎八地躺著倒下的樹幹,好象是遺留許久的戰場,我們在密林裏穿梭著,仿佛進入了《西遊記》裏描述著古怪的森林,因為光線不好,大家都不怎麼停下來照相而急忙往上走。大約2小時之後,我們爬過了兩個高高的山坡,穿過了一片廣闊的樹林,到達了大草坪的石頭屋休息。

 

大草坪已經有積雪了,樹丫上,石頭上,屋頂上都壓著厚厚的一層雪。大家一下子就興奮起來,我這個時候已經是氣喘吁吁了,趕忙找個地方休息下。而幾位美女在雪地裏忙著留下倩影呢。雲霧籠罩四野,兩邊的山上可以看見已經是白雪皚皚,就如同穿上了白色的大衣,高大筆直的松葉林就好象是排列整齊的士兵冷冷地站在我們面前,又像是一棵棵聖誕樹掛滿了晶瑩潔白的冰雪,看不見山頂,因為已經是白茫茫的一片,遠處不斷有雲霧堆積過來,飄忽過去,溫度陡然降低了許多。我們決定在大草坪就把中午餐解決了,可是,額滴神啊!現在才早上10點鐘啊!因為嚮導告訴我說再往前走全是上坡路了,幾乎沒有什麼地方可以休息,我們必須一鼓作氣走到海拔大約3900M的石屋,而今天要走到魚海子幾乎不可能了,因為估計那裏的大雪已經厚的難以通行。我心裏不禁有點緊張了,畢竟是第一次全負重地走,何況還在那麼大的雪地裏,不過想想以後還打算騎車去西藏,還打算走梅裏雪山拜山,還打算穿越長坪,還打算......,我怎麼能望難止步呢?不!絕對不可以!先整點吃的再說!本來打算把小心翼翼保存下來的甜皮鴨拿出來先整了,結果領隊義正言辭地制止了我這行為,堅決要求晚上在石頭屋裏一起分享,唉,我那可愛有可口的甜皮鴨啊,再保留你一會兒吧!雲霧越來越厚了,很快我們就看不清楚來的路了。休整完畢我們繼續上路。

 

從大草坪開始全是陡峭的上坡路,我們沿著崎嶇的小路前進,旁邊就是溝底。幸好路邊很多樹木可以成為我們天然的保護障,不然很難想像萬一路滑人倒下去是什麼後果。“千里冰封,萬裏雪飄”四周都是銀裝素裹,一片冰雪世界,樹枝被雪壓得很低,人一旦走過去就唰唰地落下了許多雪來。整個世界仿佛就是白色和黑色了,那樹,那枝,那山,那石,都仿佛在一夜之間被冰化了一樣,寂靜無語,落寞地展現在面前。雪越來越厚,走在路上可以聽見腳踩上去碴碴的聲音,而我也非常榮幸地和大地連續三次親密接觸,我那該死的鞋子已經把劣勢暴露無遺,腳踩著滑坡就一下子跌倒了,简直狼狈到了极点!到了第二个铁栅栏的时候,我已经落后队伍很长一截了。背包仿佛增加了许多重量,沉甸甸地压在双肩如同万千斤重,这个时候,好像包里的衣服,睡袋都变成了黑色的铅锭一样。左肩膀已经麻木了,不时的需要休息下舒缓压力;脚步也越来越沉重,鞋裏面已經浸滿了雪水,鞋子滿是泥濘。我深一步淺一步的往前走的,而每走幾步就想停下來好好休息一下,可是,那裏能長時間停留呢?一旦時間稍微長一點,就覺得寒氣從外向骨子裏侵來。好累,眼睛越來越困,甚至在一段時間裏我居然有了倒頭睡覺的念頭,我確定不是因為高原反應,大概是自己太累的緣故吧。大部隊都已經在前面了,難民一直堅持著陪著我走著,我最後還是決定自己慢慢往上走,兄弟們,你們頂先吧!我都覺得有點汗顏了,畢竟不願意甘為人後啊!可是,腿就像灌滿了鉛水一樣,每邁出一步都累的要命。腳踩在厚厚的雪地上發出咯吱的聲音,甚至還可以聽見周圍樹枝因為雪後而壓折後發出的清脆的“喀叱”聲。大家在前面高聲為我鼓勁,我堅持著繼續前進。汗水已經浸透了衣服,鬥大的汗珠兒像滴雨般地從腦袋上落下,風一吹過,不禁打了個寒戰。雪積得更厚了,周圍山上的雪松都像穿了件厚厚的白色絨大衣,已經看不見樹木的本色了。山也變得白茫茫一片,連岩石仿佛都是白色的。而在雪壓不到的岩石下,你可以看見一根根晶瑩剔透的冰株凝結在石頭下,就恰如倒掛的冰筍。路邊嘩嘩的流水就隱藏在冰石下,四周都白色的了,天是白色的,地是白色的,樹是白色的,石頭是白色的,好象呼吸都是白色的了!我慢慢走著,想著,反正我肯定要走上去,那怕最後爬都要爬到上面,要是真的放棄了,那我以後還混什麼啊?走著走著,除了呼吸聲就是流水聲,呼吸更沉重了,哈出的氣都冒著煙。同伴們的聲音越來越清晰,終於,在下午3點鐘的時候,我走到了石頭屋!

 隊友們一致歡迎。唉,一路上想了很多,想到了紅軍,想到了雷鋒,也想到了昨天晚上幹掉的雞翅膀和鹵牛肉......好不容易放下行囊,天色已經灰暗起來了。大家在白雪皚皚的山頂吃著一鍋白菜臘肉湯,渾身一下子就暖活起來。餐畢,圍著篝火玩殺人遊戲,不亦樂乎。

 

清晨丁丁妹妹一聲驚呼叫醒了所有人。睜開睡眼,還沒回過神來,就聽見外面有人在說天氣實在太好,日出實在太美麗等等讓人不得不即可起床的話來。頂著寒冷穿好衣服急急忙忙跑到屋外看。好大一場雪!四周都是白茫茫一片,山石水木都融化在白色的世界裏了,遠處天色微亮,幾絲紫紅色的雲薄薄地掛在天際,就像一縷紅紗。天色變化得很快,短短幾分鐘時間就亮了許多,剛才還朦朧模糊的大山也慢慢地顯現出來了,遠處依稀可以看見躍於雲端的雪山,還有從山底不斷湧上來的雲煙。大家都陸陸續續起來了,陽光水手、月牙兒、珍珍和土豆決定繼續往魚海子走。而我的鞋子在昨天晚上烤火時已經裂成了鱷魚嘴,完全無法繼續登頂了,於是只好決定和小俊、丁丁一起提前下山。天色已經亮了,雲層間已經露出了湛藍的一片一片,陽光透過雲層照射下來,昨日的陰霾漸漸散去。四周的群山也清晰可見,雲彩被朝陽映成了金黃色的綢緞,我真羡慕上頂的同學們啊!遠處巍峨的雪山屹立在我們眼前,難民指著右邊雲上露出的山顛說那是阿壩州的第二高峰――大黃峰。雪山山頂被太陽光映著燦爛的金色,山頂更像是雄偉壯麗的金字塔一般,高傲地俯視著大地。我們都不由地發出了讚歎!那一座座巍巍雪山,就像是一位位飆悍勇猛的藏族漢子,披著潔白的戰袍威武地站在你的面前,讓人肅然起敬。山頂的雲變化起來,雪山時而隱藏在雲霧之中時而有撥開雲層露出尊容,更增添了幾分神秘。大約十點鐘,我們決定下山。蒼天還是優厚著我們這些闖入雪山的客人的,這個時候天已經晴了,太陽暖暖地照在大地上,山林間,讓人感覺著溫暖。雪山就那麼莊嚴地矗立在我們面前。我們沿著昨天的腳印而下,四周都是明亮潔白的一片,厚厚的雪堆積在一起像蓬鬆的棉花一樣。一路上溪水唱著歡快的歌曲陪著我們往下走,陽光下,那被雪壓低的霜葉,紅果子還有晶瑩的冰拄,都閃爍著明亮的光芒。視野無限遼闊,雪山連綿起伏一直延伸到天邊。我們在路上走著,一路上都可以看見從樹頂落下了蓬鬆的雪來,有的時候就掉在我們的頭頂,浸入我們的脖子裏但冷的讓我們快樂高興。树叶儿也慢慢地变化着颜色了,那红色的,黄色的,金色的树叶儿在阳光下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就好像一张张欢乐的脸。山林也变的动人了,就恰如一位美丽动人的女子,头上梳着洁白发髻,身山却披着色彩斑斓的披肩,流水是她一条银色响亮的腰带。山林间的红叶,就如同一簇簇一团团燃烧的火一样,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那么鲜艳夺目。尤其是回到大草坪的时候,昨天还厚厚的雪地已经是草色漫漫,而两山之间可以看见雄伟壮美的雪山,红叶似火般在山脚燃烧,一幅壮丽的山水油画就那么自然地展现在我们眼前了。

 上山7小時,下山4.5個小時。整整十幾個小時全負重的行程,對於我來說,還是有點艱苦。可是,最美麗的風景不就是在經歷了千辛萬苦之後嗎?經歷了意志的磨練,經歷了風雪的考驗,我們才能看到巍巍的雪山,斑斕的彩林,這也許就是上天賜予我們的禮物吧。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